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扫黑警察就是照进这个城市的光

2019-08-20 21:37  来源:警界三号  责任编辑:付静宜
字号  分享至:

“警察就是照进这个城市的光,不管多么黑暗的角落,都改变不了本质!”这是电影《城市之光》中,邓超主演的警察的开场白。孙冶把这句话记在了“工作日志”上,时不时地给妻子和孩子朗诵一遍。

“可他最近没时间朗诵了”,妻子说。自从担任吉林省四平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后,孙冶满脑子都是涉黑线索、涉黑案件研判、涉黑嫌疑人追捕……。虽然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但却把人民警察的光芒释放到了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

“外面飘着清雪,我深深吸了一口那冷彻胸臆的空气。”这是孙冶被任命为“2·11”专案组前线总指挥当天的深刻记忆。“2·11”专案是根据群众举报蔡家镇寇氏家族涉黑线索局党委专门成立的专案组。

尽管参与办理过“7·25”涉黑案件,但孙治当总指挥还是第一次。新官披挂上阵后,取证工作是摆在他面前最难的一道关。受害群众在“寇家四虎”的多年淫威下,不敢揭发举报。“如果证据拿不下,“寇家四虎”涉黑团伙就打不掉。”一位“2·11”专案组民警说。

“9点吧,在村外拐弯那儿第三棵树下等我。”一天,娘娘庙村的一个村民终于同意以“接头”的方式向警方提供证据。于是,孙冶便装在村头的树下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可就是不见举报人的身影。

听说“2·11”专案组开始调查他们之后,“寇家四虎”坐不住了,每天开车在村里“巡逻”,威胁村民谁敢出证就报复谁。可想而知,当时孙冶和“2·11”专案组民警确实遇到了无法想象的困难。

东北早春二月,干巴巴的冷,夜晚温度骤降到零下20多度。然而,寒冷不算什么,经常遭遇的“白眼”、吃到的“闭门羹”才是侦查员们遇到的最大难题。十几天下来,取证工作没有丝毫进展,孙冶的嘴上起了一圈火泡。于是,专案组成员改变工作路数,寻找一切与村民见面沟通的机会,向受害人宣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政策,鼓励大家勇敢地站出来讲出实情。慢慢地,村民的顾虑打消了,受害者开始用各种方式为专案组出证。

由于长期受到“寇家四虎”威胁和恐吓,许多受害人远走他乡。为了拿下这些关键证据,连续三个多月没有回家的孙冶带领专案组民警历时四天三夜,往返3000余公里,前往天津、内蒙、辽宁等地取证。

短短三个多月,“2·11”专案组共收集寇氏家族违法犯罪线索百余条。由于压力过大,孙冶头上和背部原有的粉瘤加速生长,开始压迫神经,疼得睡不着觉。可刚动完手术才两天的他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他说:“在病床上呆不住,心里放不下案子,更放不下这帮兄弟!”

每次抓捕都充满无法预知的危险

“一脚把门踹开,他第一个冲了进去!”专案组民警向记者讲述了孙冶在抓捕寇氏涉黑成员的一个“镜头”。其实,扫黑专案组民警心里都清楚,每一次抓捕涉黑案嫌疑人,都充满了无法预知的危险。

“累了就在车上打个盹,饿了就啃几口干粮。”收网行动开始后,孙冶带队,率先将涉嫌寻衅滋事的犯罪嫌疑人寇某艳在娘娘庙村村部抓获。随后,通过详细侦查布控,又将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的嫌疑人寇某军在四平抓获。

寇氏兄弟二人的成功抓捕,不仅为案件的调查取证争取了时间,也增强了当地百姓对专案组的信任。当地一群村民主动为专案组提供了一些宝贵线索,称本案主要嫌疑人寇某臣曾在公主岭出现。

“手机卡随用随换,根本没有固定住所。”一位专案组民警这样形容具有极强反侦察能力的犯罪嫌疑人寇某臣。尽管专案组民警获悉他就藏匿在公主岭市,却始终确定不了具体地点。在20多天的摸排中,孙冶和专案组民警一顿正经饭都吃不上,身上的衣服捂出了汗味都没时间换。

2018月5日5日,是“2·11”抓案组实施收网行动以来一个特别值得庆祝的日子。这一天,他们终于排查到了本案主要嫌疑人寇某臣的具体藏匿地,孙冶带领4名专案组民警在车里监视了一天一夜,只待时机成熟进行抓捕。

“那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不能出现一点意外,一旦让他漏网,寇氏涉黑案犯罪链条就无法形成。”经过反复侦查,孙冶终于下达了抓捕命令。两名专案组民警在外面负责增援,孙冶第一个冲进室内。

“嫌疑人寇某臣疯了,与‘头儿’厮打在一起。”跟孙冶一起冲进室内的专案组民警说。足足搏斗了1分多钟,专案组民警才终于把犯罪嫌疑人按住。至此,专案组先后抓获寇氏涉黑案嫌疑人8人,配合纪委抓获嫌疑人4人。

不愿坦白的伤心往事

“这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比他年轻!”为了办案,孙治三个多月没着家。6岁的女儿看到满脸倦色、胡子拉碴躺在沙发上睡觉的人,根本不敢认。

一起工作的战友都知道女儿是孙冶最大的软肋。在办理“2·11”专案过程中,妻子突然打来电话,6岁的女儿患了急性肺炎,让孙冶陪她一起去长春给女儿看病。接到电话后,孙冶头都大了。女儿是孙冶的命,可案子真的离不开他。“你带孩子去吧,我这边实在走不开。”每当想起这一情景,孙治的心里特别愧疚。“孩子住院那几天每天视频连线时我就想哭,都不忍心多看孩子瘦下去的小脸”。

“作为扫黑民警,他绝对称职;但作为丈夫和父亲,那他可就大打折扣了。”有组织犯罪大队的一名内勤说。在女儿成长过程中,孙冶几乎没有时间陪女儿,更没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幼儿园和小学老师都曾怀疑孩子来自单亲家庭,还差点闹出笑话。一次,孙冶破天荒地去学校接女儿,老师从没见过他,以为是骗子,差点报警。

由于孙冶经常不回家,家里只有妻子和孩子。有一天凌晨1点钟,妻子听到家中的防盗门有响声,从门镜看见门外有三名戴着口罩的陌生男子在撬门。妻子急中生智,朝着屋里喊,“老公,你看看外面好像有动静”。听到屋内有人说话,三名陌生男子立即停止了动作逃跑了。可妻子却吓得坐在了地上,赶紧给孙治打了个电话。孙冶听后,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和女儿!”。

2017年7月,刚办完一起涉黑涉恶案件的孙冶还没来得及洗去身上的征尘,便被四平市公安局抽调到“7·25”专案组任二组组长。在办理案件期间,他的父亲突发脑梗住院。但此时案件已经到了攻坚阶段,为了不影响案件办理进度,他把护理工作交给家人,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专案侦破工作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在父亲住院20多天后,孙冶才有时间第一次来到父亲床前。那一刻,他落泪了......

相关报道

俄罗斯首次播放新中国成立彩色纪录片

三分钟法治新闻全知道

涉案23亿会员近6万人!“1·06”特大网络传销...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把警服穿成“情侣装”的人真靓

在擦肩的0.4秒,他爱上了她!